<ins id='dscgd'></ins>
    <i id='dscgd'></i>
    <fieldset id='dscgd'></fieldset>

    <acronym id='dscgd'><em id='dscgd'></em><td id='dscgd'><div id='dscg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scgd'><big id='dscgd'><big id='dscgd'></big><legend id='dscg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dl id='dscgd'></dl>

  1. <tr id='dscgd'><strong id='dscgd'></strong><small id='dscgd'></small><button id='dscgd'></button><li id='dscgd'><noscript id='dscgd'><big id='dscgd'></big><dt id='dscg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scgd'><table id='dscgd'><blockquote id='dscgd'><tbody id='dscg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scgd'></u><kbd id='dscgd'><kbd id='dscgd'></kbd></kbd>
  2. <i id='dscgd'><div id='dscgd'><ins id='dscgd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dscgd'><strong id='dscgd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span id='dscgd'></span>
        1. 短小鬼故事之幻聽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6
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熟女操逼_国产水仙滴滴在线视频_国产私拍福利精品视频

            一早起來,我睡眼惺忪地在床頭櫃上摸索著我的手機和眼鏡。

            “啊!快遲到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要……會……嘎嘰……”

            我聽到瞭奇怪的聲音,像是有人在說話,又像是老鼠亂抓東西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“該不會有老鼠吧?”我打開衣櫃查看,連床底下也不放過,但什麼都沒有。

            “遲到瞭!”我趕緊穿上瞭外套,順手拿起桌上的煙和打火機,匆匆忙忙地出門去瞭。

            到瞭實習的公司,果然遲到瞭。

            “你死定瞭,老板叫你等一下去找他。”阿志幸災樂禍地笑著。

            果不其然,我被叫進辦公室狠狠地臭罵瞭一頓。

            “哈哈,你真倒黴。”

            我一出來就看到阿志賊兮兮的臉,真想給他一拳。

            “我今天早上聽到有老鼠的聲音,找瞭半天沒找到,結果就遲到瞭。”

            我跟阿志在陽臺抽著煙,說著今天早上的怪聲音。

            “白癡!快遲到還找老鼠。”阿志吐瞭一口煙在我臉上。

            “唉,老板叫我下午去廠房抄料號。煩啊!”我邊說邊把煙灰彈到阿志的肩膀上,看起來很像頭皮屑。

            “聽說廠房來瞭一個美女,可以順便看一下。”阿志興奮地說。

            我跟阿志都是老煙槍,特別是心情鬱悶的時候,一定要來上一根。

            “未……停……啊……嘎嘰……”

            我又聽到瞭奇怪的聲音,但是我沒有跟阿志說,我怕他以為我腦袋有問題。但我總認為那說話的聲音很熟悉,卻又想不起來在哪兒聽過。

            沒想到這聲音一發不可收拾,整個早上到中午都沒有片刻的安寧,就連中午休息的時候也不斷聽到嘈雜的說話聲和摩擦玻璃的嘎嘰聲,吵得我心煩意亂。

            “嘎嘰……嘎嘎嘰……去……”

            尖銳的聲音刮著我的耳膜,我的腦袋快要爆炸瞭。

            我離開辦公室往廠房方向走去,一路上忍受著尖銳噪音的攻擊。

            這幻聽有越來越嚴重的傾向,因為聲音越來越大,大到我聽不清楚其他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領我去倉庫的正是傳說中的那個美女,她戴著口罩,隻露出靈動的大眼睛。

            到瞭倉庫,美女跟我交代瞭幾句話。我根本聽不清楚,因為我隻聽到一雙手在用指甲拼命地抓黑板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TMD,要是美女跟我要電話怎麼辦?

            我假裝聽懂瞭,微笑著點瞭點頭,目送美女離開。

            煩!工作煩!老板煩!現在自己的耳朵都來唱反調。

            尖銳刺耳的聲音讓我煩躁不已。

            我爬高爬低地查看每包原物料的號碼。

            咚!

            手邊的一包原物料掉瞭下來,我把它用力地塞回原本的位置去。

            咚咚咚!

            對角的原料因為我的推擠又掉下瞭好幾包。

            煩死瞭!

            “嘎嘰……嘎嘰嘎嘰嘎嘰嘎嘰嘎嘰……”

            煩煩煩!吵死瞭!我開始頭痛起來。

            似乎有幾包物料摔破瞭,散瞭一地的粉塵。

            煩死啦!

            “嘎嘰嘎嘰嘎嘰嘎嘰嘎嘰……嘎嘰嘎嘰嘎嘰嘎嘰嘎嘰……”

            我走到旁邊想找個掃帚整理一下,卻被一條電線絆倒,摔瞭個狗吃屎。

            一臺大型電扇被我這麼一拉一扯,倒在地上,呼嚕嚕地轉動起來。

            風扇一吹,滿地的粉塵被帶往空中,霧氣彌漫,就像沙塵暴一樣。這下連掃都不用掃瞭。

            “嘎嘰嘎嘰嘎嘰嘎嘰嘎嘰嘎嘰嘎嘰嘎嘰嘎嘰……不要……”

            吵死啦!

            我拿出口袋裡的煙和打火機,點火……

            新聞快報:

            今日下午,北縣某廠房發生粉塵爆炸,造成一死的慘劇。

            我睜開眼睛,看到瞭熟悉的房間,床上躺著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一個翻身,那人睡眼惺忪地在床頭櫃上摸來摸去,似乎在找什麼東西。

            “快遲到瞭。”

            我聽到瞭熟悉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我大吃一驚!那不就是我自己嗎?

            我想起巨大的爆炸聲和支離破碎的身體。

            “不要出門啊!你會死啊!不要拿打火機啊!”

            我聲嘶力竭地大喊,但我和“我自己”之間仿佛有道無形的墻。

            我拼命地捶打,像是被困在玻璃箱中的昆蟲,正在做無謂的掙紮。

            我拼命地大喊,仿佛指甲正在無形的墻上抓著,發出嘎嘰嘎嘰的聲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