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6jzw3'><strong id='6jzw3'></strong></code>
    1. <tr id='6jzw3'><strong id='6jzw3'></strong><small id='6jzw3'></small><button id='6jzw3'></button><li id='6jzw3'><noscript id='6jzw3'><big id='6jzw3'></big><dt id='6jzw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jzw3'><table id='6jzw3'><blockquote id='6jzw3'><tbody id='6jzw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jzw3'></u><kbd id='6jzw3'><kbd id='6jzw3'></kbd></kbd>
    2. <span id='6jzw3'></span>

      <dl id='6jzw3'></dl>
      <acronym id='6jzw3'><em id='6jzw3'></em><td id='6jzw3'><div id='6jzw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jzw3'><big id='6jzw3'><big id='6jzw3'></big><legend id='6jzw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fieldset id='6jzw3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 id='6jzw3'><div id='6jzw3'><ins id='6jzw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ins id='6jzw3'></ins>
        <i id='6jzw3'></i>

        1. 都市怪談之神符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熟女操逼_国产水仙滴滴在线视频_国产私拍福利精品视频

            小周最近不太對勁,總是迷迷糊糊,提不上來勁,對食物沒有胃口,整個人精神萎靡不振,短短的幾天時間憔悴瞭不少。小周是個大學生,暑假避暑在傢,有空調吹著,冷飲喝著,每天可以睡懶覺,又不用擔心學業,按理說生活應該好生愜意,怎麼就顯得心事重重的樣子?

            小周的奶奶趙奶奶是個有點迷信的人,平日裡喜歡聽人講一些神魔鬼怪,趣事軼談。老人傢瞭,對這種事抱著將信將疑的態度,每當趙奶奶把這些怪力亂神的事說給孫兒聽,小周總用無神論,相信科學與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話搪塞過去。

            這天吃完飯後,趙奶奶又與孫兒聊起天來:“孫兒呀,你最近是怎麼瞭,是不是有什麼心事,我看你整個人都沒精神。”

            “沒啥,也許晚上沒睡好吧,補幾覺就好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晚上少玩點手機,早點睡覺,你看你這幾天病懨懨的,臉色都發黃瞭不少。”

            “沒啥大問題,就是總在想些心思,我也不知道自己想的啥,渾身上下也找不到力氣,莫不是在傢歇的身體都生銹瞭吧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這情況感覺有點熟悉啊,孫兒呀,你是不是被什麼東西嚇著瞭?”

            “嚇著瞭?奶奶你說的‘嚇著瞭’是什麼意思?”

            “想想你近來有沒有被什麼東西或什麼人嚇得直跳起來,這要被嚇著瞭,人就有可能丟魂失魄,就像你現在這樣。”

            小周啞然一笑:“奶奶,我才不信你那套說法呢。”

            “可不能不信,我跟你說,你李叔前段時間就像你這樣,整個人懶懶散散的,別人瞅著就不對,原先挺有精神的一人硬生生變的跟病貓一樣。去醫院檢查說沒事,又化驗又開藥,還是不打緊。後來呀,你李叔把這事兒跟我一說,我一聽,這孩子可不就是被嚇著瞭嗎?我就帶他去找咱們隔壁村那個嚴師傅,說到這個嚴師傅,嘿,他可真神瞭,我聽村裡人說他會一些道術,最會看這些‘鬼上身,嚇掉魂’的事。我把你李叔一帶去,果不其然,嚴師傅說他被嚇著瞭,給瞭他四張黃紙符,叫他每天燒一張,紙符落下的灰拿一碗水接著,喝下去,四天後保管又是一個生龍活虎的人,你李叔就照著他說的做瞭,你看現在他精氣神又回來瞭,你李叔還跟我說哪天要專門去謝謝這位嚴師傅呢!”

            “奶奶,我說都什麼年代瞭,這種江湖騙子你還信啊,還燒符喝水,不怕喝出什麼毛病啊。現在是21世紀,什麼事都得講科學。那些歪門邪道也就騙騙一些沒文化的人,我才不去上他們那個當呢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就去給他看看,聽奶奶一句勸,被嚇到瞭可不是好玩的,人丟瞭魂丟瞭魄可是會招來不幹凈的東西的。你李叔後天要去拜訪那位嚴師傅,你就跟著他去,信不信在你,聽聽那位老先生是怎麼說的。”

            小周無奈的聳聳肩,畢竟奶奶年紀大瞭,有點封建迷信很正常,自己可是讀瞭十二年書,接受瞭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熏陶,對於生活中一些怪事還是偏向於用科學來說話。可奶奶一直說的被嚇到這一點讓小周心裡有點犯嘀咕。他想起瞭前幾個月的某個晚上,自己半夜起來解手,由於睡得迷迷糊糊,所以就忘瞭開燈。城市裡半夜馬路上的路燈也不會關,所以晚上不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,借著窗外的光,可以隱約看到物體的輪廓。從房間出來就是走廊,走廊正對著大門,小周每回都怕這段路,因為大門那兒一片漆黑,他總覺得門那邊有東西,正想著呢,當小周右轉身進入廁所時,正好看到廁所一個黑影,在模糊的燈光下顯得猙獰又可惡。這可把小周嚇得不輕,失聲驚叫起來,下意識的往後退,正好碰到墻,原先的睡意早拋之腦後,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驚恐。還沒等小周叫出第二聲,這時廁所燈開瞭,一個急促的聲音響起:“兒子別怕,是我。”原來是小周他爸正好也起來上廁所,父子倆大半夜的趕一塊去瞭,卻都沒有開燈。小周漸漸回過魂來,後背濕瞭一大塊。

            “爸,大半夜起來你不開燈啊,你看嚇得我這一身冷汗。”

            “別怕別怕,有沒有嚇著,嚇著瞭爸給你喊喊。”

            “算瞭,算瞭,沒事,你快出來吧,咱傢以後一定要定規矩,半夜起來必須開燈,你看把我這魂兒都嚇沒瞭。”

            想起這件事,小周腦海裡還有那揮之不去的黑影。

            兩天後,拗不過奶奶的再三要求,小周跟著李叔去看看這個嚴師傅是何方神聖,他還打算當場揭穿他,以維護自己是個讀書人,從不信這些江湖伎倆。三伏天,驕陽似火,路面被烤的滾燙,這誰要是不小心被絆倒瞭,燙傷估計比摔傷嚴重。心裡正抱怨著呢,一行人到瞭。二層小樓房,正開著大門,屋裡邊比較亂,但結構是典型的鄉村風格。進門便是大堂,一張方方正正的木桌靠著墻,墻上掛著一張巨大的福祿壽三星圖。傢裡就嚴師傅和他老伴兒兩人,去時,老人傢正在睡午覺,被吵醒後,也沒有絲毫不耐。小周打量著他,這老頭面黃肌瘦,頭頂也禿瞭,手腳顫顫巍巍,趿拉著拖鞋,慢悠悠的走到桌旁的椅子上坐下。小周大失所望,不是說這類能人異士都別具一番風骨嗎,怎麼看這位老先生毫無仙風道骨的樣子,跟村裡種地老漢一般。

            “老先生,你給看看我這女婿被驚嚇現在好瞭沒有。”趙奶奶指著李叔說。老頭緩緩站起來,揮揮手示意李叔站過去正對大門。他走到李叔身後,抬起手拽瞭拽他右耳,陽光下清晰可見李叔耳朵上的筋脈,然後老頭又看瞭看左耳。

            放下手,嚴師傅擲地有聲:“嗯,好瞭,沒事瞭。你感覺怎麼樣?”

            “按您說的,喝瞭四天的符水,現在精神好多瞭,嚴師傅,神,怪不得村裡人有事都找您幫忙。”

            趙奶奶喜出望外:“老先生,實在麻煩你瞭,你給看看我這孫子有沒有被嚇著。”

            小周不情願的站過去,被他撥弄著耳朵,“嘿,我倒要看看這老頭能搞出什麼花樣。”

            老頭低頭沉思瞭一會兒,說:“確實受到瞭驚嚇,他這種嚇叫‘交叉’,你看他耳朵上的筋,一個朝南,一個朝北,說明他曾經在某個時候,與別人面對面,你正好進去,他正好要出來,你倆一碰頭,誒,你就被他嚇著瞭。沒事,嚇得時間不長,估計就在這幾個月吧。我給你畫四張符,你聽著,前三張你每晚睡覺前燒瞭化成灰拿一個有水的碗接著,然後喝下去,第四張你放在枕頭底下,枕三天,待前三張符燒完以後,隔三天,你再燒第四張符。保管你七天後生龍活虎。”小周聽瞭後,剛想反駁,卻想起前幾個月自己晚上起來上廁所的那事,時間和這老頭說的也差不多,情形貌似也有點沾邊,這一時竟無法開口揭穿他瞭。趙奶奶見嚴師傅指出瞭招,忙道謝,從衣服口袋裡掏出兩包煙塞給他。

            他收下後,從樓梯口那兒拿出一個黑色塑料袋,裡面是一些風水相術的書,還有一沓幹幹凈凈的黃紙,還有一支滿身是墨,年頭不知有多久的毛筆,以及一盒臭不可聞的墨水。嚴師傅輕捻出四張黃紙,毛筆沾上墨水,便開始畫符。小周湊過去看,可完全看不懂,隻知道每張符的左上角寫瞭1234序號,中間就完全不知道那些稀奇古怪的圖形代表什麼意思瞭。老頭信手拈來,輕松畫好四張符交給小周,小周心裡有點後悔瞭,想想把這東西燒成灰然後拌水喝下去,胃裡就一陣反嘔。他想拒絕,可奶奶早已在一旁跟嚴師傅兩聲三聲的謝,“算瞭,”他心裡想,“奶奶封建迷信,可也為我好,就忍著喝下這個,反正喝不死人,頂多鬧幾天肚子,我且喝下看看。”收下符,小周無奈的笑笑,“哎,沒文化真可怕,迷信這東西到哪兒都有,不巧今天被我趕上瞭,這傳出去可丟人瞭,21世紀的大學生有病不去醫院,到這兒來找一個江湖郎中,看來這麼年書白念瞭。”

            小周回到瞭傢,在奶奶的嚴厲監督下,按著那位嚴師傅的做法一步不差的完成瞭。回想起這三天的經歷,小周覺得還是有些可笑,想想雖然是新世紀新時代瞭,可封建迷信之邪風還是剎不住啊,希望自己以後能清醒頭腦,時刻記得馬克思主義的哲學。

            小周不斷批判著封建迷信,可他自己卻沒發覺,他整個人煥然一新,不再像以前精神萎靡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年輕人血氣方剛的沖勁。這其中的轉折他大概不會去深思瞭吧,也許那道神符真的有說不清的作用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