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gngm4'><strong id='gngm4'></strong></code>
    1. <tr id='gngm4'><strong id='gngm4'></strong><small id='gngm4'></small><button id='gngm4'></button><li id='gngm4'><noscript id='gngm4'><big id='gngm4'></big><dt id='gngm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ngm4'><table id='gngm4'><blockquote id='gngm4'><tbody id='gngm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ngm4'></u><kbd id='gngm4'><kbd id='gngm4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i id='gngm4'></i>

          <ins id='gngm4'></ins><i id='gngm4'><div id='gngm4'><ins id='gngm4'></ins></div></i><span id='gngm4'></span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gngm4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gngm4'><em id='gngm4'></em><td id='gngm4'><div id='gngm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ngm4'><big id='gngm4'><big id='gngm4'></big><legend id='gngm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dl id='gngm4'></dl>

            頭七鬼故事之燒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熟女操逼_国产水仙滴滴在线视频_国产私拍福利精品视频

              沈傢是城裡數一數二的大戶,新主人是沈旭東,他的父親不久前剛過世,他是沈傢的獨子,毫無疑問地繼承瞭父親的遺產,也住到瞭父親郊外的豪華別墅裡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是他父親的頭七,晚上沈旭東拎著一大堆紙錢去給父親燒紙,臨出門的時候,他叮囑十歲的兒子:“俊雄,爸出去給爺爺燒紙,你自己在傢玩兒,乖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沈俊雄沒理他,仍然擺弄著手裡的玩具。沈旭東嘆瞭口氣,自從跟妻子離婚後,兒子就成瞭這樣,總是一個人玩,也不愛說話……感嘆一番後,沈旭東還是關上門,走瞭出去,卻沒發現有一張紙錢悄悄地從他手中那一堆紙錢裡掉瞭出來,從門縫飄進屋裡。

              整棟別墅變得靜悄悄的,沈俊雄仍專心玩著手裡的玩具。一股冷風灌瞭進來,沈俊雄不由自主地打瞭個冷顫,怎麼這麼冷?難道是父親忘關門瞭?沈俊雄放下玩具,往門的方向看去,門被關得嚴嚴實實,可他仍然感覺涼颼颼的,再看過去赫然發現門口好像有一張紙!

              出於好奇,他走過去看到瞭那張紙錢,他不知道這是幹什麼用的,但他卻記得父親臨走前說的那句話,這是燒給爺爺的……

              於是,他找出打火機,點燃瞭那張紙錢。在紙錢點燃的一瞬間,沈俊雄看到一雙慘白而蒼老的手伸向瞭那張紙錢,他大叫一聲,把手中正在燃燒的紙錢甩瞭出去。那張紙錢在他眼前飄瞭幾圈,最後落到瞭一件老式的深紅色毛衣上,那是爺爺生前一直穿著的毛衣!

              毛衣被燃燒著的紙錢點燃瞭,沈俊雄完全愣住瞭,他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,眼睜睜地看著那件毛衣燒成瞭一堆灰。沈俊雄反應過來,他得在爸爸回來之前把這些弄幹凈,於是去廚房找笤帚。

              等他拿笤帚回到屋裡的時候,卻發現剛才燃燒過的地方隻剩下一圈焦黃色,那堆灰不見瞭!他悶悶不樂地蹲瞭下去,為今天闖下的禍發愁。忽然,他的旁邊出現瞭一雙鞋,一雙黑色的老頭兒皮鞋!沈俊雄嚇壞瞭,出現在他眼前的是穿著紅毛衣的爺爺……

              沈旭東一回到傢就聞到瞭刺鼻的燒焦味,他檢查瞭一遍,卻沒發現一丁點兒燒東西的痕跡,不過父親生前愛穿的那件老式紅毛衣不見瞭。

              沈旭東問兒子:“爺爺的毛衣哪兒去瞭?”沈俊雄隻是默默地搖搖頭,不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算瞭,不想瞭,反正現在傢產是我的,那老頭子死都死瞭,現場偽裝得那麼好,沒人知道父親是自己殺死的,還是早點兒睡吧。

              沈旭東洗瞭把臉,躺在床上,不一會兒就睡著瞭。

              半夜的時候,他被一股刺鼻味兒熏醒瞭。“什麼味兒?”沈旭東一下從床上爬瞭起來,那氣味像是什麼東西燒著瞭。他慌張地下地查看,可腳剛一挨地,就感到一股刺骨的冰涼。

              他打開燈,發現地上被人潑滿瞭汽油!又來到客廳,發現客廳也被人灑滿瞭汽油!

              是誰?誰幹的? 

              又看到從兒子的臥室冒出濃煙,他跑過去使勁敲門,大喊著:“兒子!你沒事吧?快開門,讓我進去!”

              沒人回答他,從屋裡冒出的煙更濃瞭。

              沈旭東急得一腳踹開瞭門,房間裡的情景,讓他驚呆瞭。他看見,自己的兒子背朝著門,蹲在地上燒著什麼東西,身上穿著那件父親的丟失瞭的紅毛衣!

              沈俊雄對闖進來的沈旭東置之不理,仍看著燃燒的東西。沈旭東看過去,渾身起瞭一層雞皮疙瘩。兒子燒的是一條深灰色的西褲,那是父親臨死前穿的褲子!

              那條褲子很快就被燒成瞭灰。隻見他的兒子像變魔術一樣,從那堆灰裡掏出褲腳,又拽緊褲腳,慢慢往外拉扯,從裡面抽出來一條嶄新的褲子,就是剛才那條被燒成灰的褲子!隻是,這條褲子看上去比剛才新多瞭,褲腳十分整齊,像是新買的一樣。兒子慢慢將褲子穿瞭上去!那肥大的褲子和深紅色的毛衣使他的兒子看上去非常詭異。

              沈俊雄緩緩地抬起頭來,看向瞭他。天哪!那根本不是兒子的臉,那是蒼老而沒有血色的父親的臉!

              沈俊雄從褲兜裡掏出一盒火柴!他抽出一根火柴,“嚓——”點著瞭!在忽明忽暗的火光的襯托下,那張蒼老的滿是皺紋的臉看上去更加猙獰恐怖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的親生兒子,竟然為瞭財產害死我!”

              沈旭東的臉一下子白瞭,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掉下來,他哆哆嗦嗦地往後退著。

              “我錯瞭,我錯瞭……爸!兒子不孝,您饒瞭我吧!”

              沈俊雄慢慢地逼過來,沈旭東驚恐地往後退,剛到門口,腳下一滑,摔在瞭滿是汽油的地板上。而此刻,沈俊雄已經站在瞭他的身邊,那張恐怖而蒼老的臉猙獰地笑著:“你居然為瞭財產害死我,我對你這麼好,你還為瞭財產殺死我!我的財產你一點兒都別想得到,哈哈哈……”說完把手裡那根燃燒著的火柴扔在瞭沈旭東的身邊。火苗瞬間蔓延開來,燒遍瞭屋子裡的每個角落。沈旭東的身體也燃燒瞭起來,他痛苦地在地上打著滾,身上的火卻越燒越大,他發出瞭慘烈的嚎叫!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警察在燒毀的別墅裡發現瞭沈旭東已經燒焦變形的屍體,卻沒有找到沈俊雄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深夜,一個司機經過已成廢墟的沈傢別墅,下車方便。當他準備上車的時候,他看見一堆火,像是有人在燒東西,火堆旁邊還有一個十來歲的小男孩。出於好奇,司機走瞭過去,看到瞭小男孩那張被燒得扭曲的臉。他尖叫著開著自己的車離開瞭這個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那個孩子正是沈旭東的兒子沈俊雄,他仍然穿著紅色的老式毛衣。他燒的東西是——一棟死人用的紙房子,還有一個紙人。那個紙人的臉,跟沈旭東長得一模一樣。